倘若徐孟加的“痛不欲生”是真心话

时间: 2015-03-26来源:南方日报 点击:

四川雅安市原市委书记徐孟加的忏悔书,昨天在《检察日报》亮相了。其中这一段挺有意思,“听说我被宣布免职的那天,雅安市民聚在一起,自发买来鞭炮礼花尽情燃放……此刻,我的耳边仿佛还能听到那阵阵鞭炮声,那愤怒的爆竹声好像成了雅安人民的语言,一字一句地细数着我的罪状,让我痛不欲生,每天都在悔恨中度过”。从这个细节中,不难想见雅安人民当年对徐孟加的落马,该是怎样的心花怒放。达州市中级法院对徐孟加犯罪事实的认定是:在四年半的时间内,利用职务便利收取贿赂和干股共计折合人民币548万元(其中未遂150万元),滥用职权给国家造成经济损失1.2亿余元。雅安人民放鞭炮的时候未必这么清楚,但是显然视其落马便为“大快人心事”。

政声诚然在人去之后,但人在之时已经酝酿、累积,“时候未到”而压抑着罢了。倘若徐孟加的痛不欲生是真心话,则相较于唐朝的路岩,算是还有羞耻之心。唐懿宗时,权倾一时的路岩被贬官出京,动身那天百姓不知怎么知道了路线,等着他,“以瓦砾掷之”。砖头瓦块,捡起什么扔什么,砸他泄愤。路岩对送行的京兆尹薛能抱怨:“临行,烦以瓦砾相饯!”薛能是他提拔上来的,但说话并不客气:“向来宰相出,府司无例发人防卫。”宰相谪官出京的并不鲜见,但是有哪个挨过打呢?没人挨过打,又怎么会想到派兵保护呢?这是《资治通鉴》中的记载。《新唐书》有路岩的传,文字不多,但也足以窥见路岩何以被“瓦砾相饯”。其一,其与韦保衡同时当权,“二人势动天下,时目其党为‘牛头阿旁’”。什么是“牛头阿旁”?佛家观念中地狱里的鬼卒,喻指凶恶可怖的人。其二,路岩曾经有个残忍的建议,三品以上的官员判死刑的,需“剔取喉验其已死”。如果说其一稍显宏观,其二就是具体的佐证了。有意思的是,路岩被一贬再贬,“至新州,诏赐死,剔取喉,上有司”,所以史书说他“俄而自及”,以害人之心终于害己。这样的一个人,居然不知道百姓为什么向他扔东西,不是连羞耻之心都没了吗?

与官员去任“瓦砾相饯”形成鲜明对比的,是立遗爱碑或德政碑、送万民伞一类,前提如唐朝封演所云:“在官有善政,考秩已终,吏人立碑颂德者,皆须审详事实,州司以状闻奏,恩勅听许,然后得建之。”名相宋璟就享受过这种待遇,他从广州调去中央为相,广州吏民要给他立碑。但宋璟本人即不同意,他对唐玄宗说自己在广州没干什么不得了的事情,不应该立。当然了,宋璟对广州很有贡献。《新唐书》说他教当地“陶瓦筑堵”,用砖瓦建房,改善居住条件;“列邸肆”,规划城市建设。宋璟所以不同意,还在于他意识到了有人的动机很不良,“以臣光宠,成彼谄谀”,拨弄的其实是自己的算盘。因此他建议玄宗,“欲革此风,望自臣始”,从我做起,哪里都不要来树碑立传这一套。与宋璟的态度形成鲜明对比的,是那些还在任上就忙着给自己立碑的,但这需要“讽动群小,外矫辞让,密相督责”,亦即:鼓动底下人提议,自己假装拒绝,暗地里再加紧行动。封演说:“前代以来,累有其事,斯有识者之所羞也。”便是今天,也可以借用这个“累有其事”。官员去任,百姓如何自发欢送,引起轩然大波的就有好几起了。

倘若徐孟加的“痛不欲生”是真心话,套句俗话说正是所谓“迟到的忏悔”。徐孟加已矣,“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”,重要的是“后人哀之”更要“鉴之”。《检察日报》为最高人民检察院所主办,近年来密集刊登各级落马官员忏悔书,应该正是这种初衷。倘若“后人”单纯地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来看徐孟加的忏悔,将来轮到自己登台忏悔也说不定。